三天两夜只为一刻相见

连续两个夜晚都平躺在火车卧铺上,区别在于前一晚从广州到九江而后一晚又从九江回到广州。
这三天两夜的长途跋涉千里奔波却只能匆匆的见上一刻钟。

“舅舅病了!”---- 收到母亲发来的手机短信,字简意深。
军人的腰板仍然那么挺直,但身体的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哼出声来。
眼眸因输液而变得暗黄,虽然思维清晰但四肢无力双腿浮肿的厉害。
给舅舅按摩小腿的时候,我已经分不清哪里是棉裤哪里是肌肉了。
手指按到之处都是软绵绵的,也不知道力道轻重如何。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九江 回家 舅舅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3209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5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